当前位置:小说推荐吧>都市现实>保险女王:她的商业秘密情色电影 > 正文 第四十章:共此繁华,天下无双!(番外终)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正文 第四十章:共此繁华,天下无双!(番外终)

【小说推荐吧 提供纯净无弹窗小说阅读环境】

“无双?”

凌昊,欧阳千泽,云灵……几道声音异口同声。

楼筱兮唰地一下将脑袋就埋到了紫邪的怀中,两只白嫩的小手拽着哥哥胸前的衣襟,死死闭住眼。

小姑娘那样子,就好像是自己闭着眼睛,娘亲就瞧不见了她一般。

楼凌风左右快速巡视了下后,选择了最近的凌昊,一下就蹦到了他怀中去。

娘啊,还有父皇!

“呵,这小鬼头。”凌昊被撞得微微后退了些,宽阔强健的臂膀顺势就搂住小家伙,忍不住失声轻笑的同时,心中亦是怨声颇多。

瞧瞧这两个小家伙都吓成什么样儿了?无双肯定是背着他们虐待凌风和小兮了!

金翎乍一闻得那道女音之时,也不自觉地慎了慎。

没事没事,额……应该没事吧?

见此阵仗,聂如歌几乎是立刻便猜到来人身份,眸光微颤,连身躯不由自主地正了几分,一向大大咧咧的她这会儿都显得有些手足无措。

“这小兔崽子,总算是来了。”凌老爷子愤愤地轻哼一声。

虽然时常埋怨孙女这样那样,但凌无双这一出现,又是特意为自己寿辰而来,好歹也是提前了个几个时辰,老爷子心中还是极为高兴的。

一双锦靴迈入殿厅,白衫衣摆轻扬,随即一张清冷绝美的面容落入大家眼中,清眸似笑非笑,“这么热闹,怎么能少了我呢。”

她浅浅调侃,语态轻缓,浑身泛着一股潇洒懒散劲儿。

楼君炎一袭便衣墨衫,紧伴从凌无双侧身而入,修骨玉成,肩若松竹翠柏挺拔,冷冽眉眼似精刀雕刻,幽谷深潭般的暗瞳从殿内轻扫而过,最后落在凌昊怀中似在发抖的某团上。

“到得还挺齐的。”凌无双扫了眼殿厅,若有似无地呵笑一声。

她浅步走入的同时,眸光快速滑过,随后也落在了那死死将脸蛋儿埋在紫邪怀中的小不点身上。

聂如歌愣了愣,很是震撼,也很意外。

对的,与她想象中截然不同的意外!

缓步迈入的绝色女子,不似她想象中的华服衣冠,只一袭白衣简衫,青丝用一根缎带扎成马尾轻扬,浑身上下便找不出任何一点多余的饰物。

简单凌厉,卓尔不凡。

而那君临三界的帝王,一袭便衣轻衫,锦缎墨袍,伴随身边的女子负手缓步而来,冷峻眉宇之间神色清淡,虽未发一言,却让人完全不敢生出轻怠之意。

于乍然一瞥之后,便不敢凝神再看。

女子言笑晏晏,男子冷容浅淡,两人并肩缓步而来。

只这一对身影,至此天下无双!

这是掌令三界的天帝天后,在此时,聂如歌更觉得他们就像是一对平凡的夫妻,会谈笑共治江山,亦会偶尔为小事拌嘴,有挚交好友,有亲人叔朋,不是镜花水月般的神明,顿时就真实起来。

“爷爷。”

凌无双最先唤了声凌擎天。

她瞧老爷子那一脸低沉的样儿,不用多猜就知道他在想什么,于是一边朝屋内走来,一边笑嘻嘻地说道,“有事耽搁了,这不是来了吗。”

又到十年一度的‘更年期’,真是越来越难伺候了。

“陛下,娘娘!”

乾阁老等逐日之巅几位老者起身相迎。

楼君炎挥袖虚抬,随意选了空闲个位置坐下。

“老爹啊,你们可真会选时间。”凌无双远远瞧了眼凌昊。

凌昊横了女儿一眼,“谁让你到处跑。”

“你以为我想啊。”凌无双转而便立刻横向金翎,给他一个过会儿再算总账的眼神,皮笑肉不笑地呵了声,“还不是为了某人的那摊破事!”

金翎唰地举出双手,默默地做投降状。

惹不得惹不得,毛该顺着捋的时候,就得顺着!

“结果呢,费力不讨好,嗬,而且,这个家伙现在竟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。”凌无双眼神淬笑,忍了再忍,真想一巴掌挥过去将某人拍成一坨金便。

当了娘之后,凌无双这脾气是越发暴躁难控制了。

“呵”金翎扯着嘴角干笑声,已经听到了凌无双磨牙的声音,在这个时候聪明地选择沉默,可撩拨不得。

“好了无双。”旁边的云灵轻笑一声。

这孩子,人家现在来了那就是客人。

凌无双这才收回那恶狠狠的眼神,正好走到欧阳千泽身边的她停下来,从一年前陪着父亲母亲去了趟铸剑城之后,两人便未碰过面,这会儿眼神一对上,便相视笑了起来。

“师兄,好久不见了!”

凌无双很是开心地唤了声,笑意满满。

“无双。”

欧阳千泽在刚刚听得凌无双声音的时候,便已经不自觉地站起了身来。

“上次一别,都快一年多没碰面了,最近如何?”凌无双高兴地本是来个拥抱,但还未行动,便被楼君炎那颇有先见之明的眼神给冷冷警告了下,便只能讪笑声作罢。

欧阳千泽眉宇之间似有清风拂过,“挺好。”

凌无双呵呵一笑,就势便在欧阳千泽身边的空位坐下,左手边上是楼君炎。

“炎帝也真是难得一见。”欧阳千泽眸光错过凌无双的面颊,淡淡望向那侧的墨袍男子,浅微的话语平和,微带调侃地客套一句。

楼君炎侧目与之对视,难得有闲情地哑声轻笑,“欧阳城主才是大忙人。”

两人相视一笑,虽时隔三四年未见,昔日好友依旧不曾疏离。

“你们一个个的,倒是都潇洒。”对面的金翎默默地自言自语一声,“都活得风生水起,就本王死去活来的折腾了十年。”

凌无双抬头,眼神和金翎隔空相对。

折腾的到底是谁?

金翎摊手耸肩,当他没说。

凌无双眸光轻转,这才瞥着铺呈在正厅中央的巨幅画卷之上,似笑非笑地轻唷一声,又连连点头称道,“不错不错,不过谁呀这是,这么有才。”

她纤指摩挲着下巴,一副煞有其事的表情。

楼筱兮扑在紫邪怀中,冒出一只眼睛来偷偷打量她娘亲。

凌无双啧啧两声,“作得这么认真,还这么有才,怎么的也得奖励一下吧。”

“是哥哥和小兮画的!”楼筱兮一听得有奖励,乌黑的眸子唰一下贼亮,顿时就从紫邪的怀中立了起来,还乐滋滋地举起一只手。

“啊”

楼凌风在心中长长哀嚎一声,这笨蛋!

凌无双眼神轻扫过去,瞧见自家闺女那得意洋洋的样儿,嘴角轻扯了扯,朝小闺女伸出手拍了拍,清冷的容颜之上浮出阑珊笑意,“来,小兮过来。”

看不奖她几大板子!

小丫头一乐,就想从紫邪怀中跳下来,只是刚有这个想法的时候,便猛地愣住,然后偏了偏脑袋仔细瞅了瞅自家娘亲的表情。

不对,娘亲笑得好像有那么点点古怪。

再想想自己的小屁股,小家伙摸了摸,现在都还在痛。

“才不要。”小姑娘当即翻脸,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一般,还往后挪了挪,往紫邪怀中使劲儿缩,“娘亲坏,你想骗小兮过去,然后揍小兮屁股。”

这关键时候,楼小姑娘还真是不含糊的。

紫邪下意识地伸手抱住在他怀中乱扭的小兮,忍住嘴角的笑意不发。

凌无双眼角狠狠一抖,看来她家丫头还是蛮了解她的。

“无双!”凌擎天立马横去一个不准乱来的眼神。

这当着他的面就想对小兮儿动粗,那在他没看见的时候,指不定将小丫头欺负成啥样子。

“哈哈哈哈。”

室内顿时响起一片欢笑之音。

“还躲着?”

楼君炎的声音徐徐传出,尾音微微上扬,带着些许寒意,直冲凌昊怀中的某团而去。

楼凌风一阵低着头,小俊脸上挤眉弄眼地纠结,抬起来的时候,就已经变得笑意拂面,伸手朝对面的墨衫男子招呼下,嘿嘿讪笑,“父皇。”

再瞧向凌无双的时候,语气又隐隐多了点委屈,“娘亲。”

楼君炎抬手轻扬靠上一侧的座椅扶手,暗红双瞳幽不见底,面无表情地凝着对面的儿子,口气平缓,“说吧,这几天又干了些什么。”

“没什么!”

楼凌风身板儿立正,回答地快而果断,同时唰地举起三根手指朝天。

他发誓,他什么都没做!

旁边的凌莫秋忍不住一阵偷笑,虽然楼君炎时常虐待凌风,那手段让大家都很是不忍,但确确实实,凌风也只有在他老爹面前才会这样老实。

“没事没事,说来大家听听。”凌昊瞧着眼前正身挺胸的小外孙,这会儿也是在看乐子,甚至于还怂恿小家伙说出来,正好有大家给兜着。

只要没到动手动脚的地步,凌昊也是很喜欢看楼凌风吃瘪的样子,那可是很难得的。

“是吗。”楼君炎语气依旧平淡。

“嗯嗯!”

楼凌风使劲儿地点头,小俊脸绷得一本正经,生怕对面的人不信。

楼君炎定定地看了眼小家伙之后,眸光便从儿子身上挪开,转落到另一旁的小丫头身上,拂袖微扬抬手一招示意,沉声轻语,“小兮,过来。”

楼凌风轻哧一声,暗道不好。

楼筱兮仔细看看对面朝她招手的父皇,乌黑的眼珠子眨啊眨,再仰头瞧了瞧紫邪,只稍做一顿,小丫头便顺着紫邪的腿梭了下地,然后撒腿儿朝楼君炎跑去。

“嗬?这没良心的小丫头骗子!”

凌无双这下就有意见了,敢情她在小闺女心中的信誉不如君炎好!

“哈哈哈哈。”

周围顿时传出一阵乐笑。

“父皇,呵呵。”

小兮跑到楼君炎腿边,小狗儿似地蹭了蹭他的腿,水灵灵的大眼睛仰着头顶的人,一阵咯咯欢笑,面颊之上浮出两个可**的梨涡来。

楼君炎性子虽冷淡了些,但对自家的小闺女,却是从未动过一根头发。

上次气急之下,也只是将她和楼凌风一起丢到落崖,紫邪偷偷将小丫头拧了出来他第一时间便知晓了,但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反倒是凌无双,狠狠地揍了小丫头一顿屁股,让楼君炎都有些不满。

楼君炎健臂伸到小兮两咯吱窝里,将脚边的小糯米团子拧了起来,稳稳放站在自己腿上,瞳眸深处隐隐中淬笑,“小兮,你告诉父皇,这些天和哥哥都做了些什么?”

欧阳千泽墨眉轻扬,不禁弯唇。

堂堂炎帝,竟然拐骗五岁的孩童,还是自家的小闺女。

“唔……”楼筱兮扭着清秀的眉头,轻偏着脑袋小手抓了抓,转着眼珠子瞅了眼站到她侧边来的哥哥,似乎在那里回想,也似乎拿不准父皇的意思。

楼凌风站在旁边,朝妹妹一阵挤眉弄眼,不敢有大的动作。

凌无双可是将儿子的表情尽收眼底,倾身往后椅背上靠了靠,饶有兴趣地勾起了唇角,看来这故事还不少呢。

“嗯?”楼君炎沉声轻吟同时,顺着小兮的眼神望去。

楼凌风瞬间立正,抬头挺胸,看天,看地,顾周围左右,一副若无其事,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样儿。

“好玩儿吗?”楼君炎轻呵。

楼筱兮瞬间眉开眼笑,“嗯!”

楼君炎继续诱导,“那和父皇说说,都有什么好玩的。”

“可多可多了。”楼筱兮奶声奶气地笑着,这会儿是真高兴,开始数道,“小兮和哥哥都没做坏事哦,娘亲说了,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小兮在恶魔森林还救了好多好多人呢。”

凌无双扯扯嘴角,包括闹得整个无边血海都都是这两个小鬼头的传言?

在楼君炎‘鼓励’的眼神下,小兮乐滋滋地继续道,“小兮和哥哥没有闯祸,路上都只是随便玩玩的,只是遇见个坏人,想骗小兮和哥哥,还说要吧我们给卖了,小兮和哥哥才把他揍了一顿。”

凌昊和云灵对视眼,想着小兮口中竟想拐这两个鬼精灵的坏人,皆是忍俊不禁。

楼凌风暗松一口气,嘀咕声,“算是还没笨到家。”

“还有,父皇你瞧瞧玲姨,都是小兮和哥哥想办法帮忙追到的呢。”小兮儿很是得意,笑眯眯地望着父皇,就差没伸手向楼君炎要奖励什么的了。

凌无双深吸一口气,结果倒是勉强,但差点没将整个血族群岛都给翻过来!

“嗯,还有呢。”楼君炎语态惬意,轻哄着。

楼筱兮说着说着就有些得意忘形了,双眼笑眯成月牙状,呵呵道,“最好玩的是那,那什么风……风花……”

小丫头歪了歪脑袋,有点想不起来。

“喂!”

金翎和楼凌风几乎同时一喝。

可是,在楼君炎那柔声轻哄之中,正说到信头上的楼小姑娘那是根本停不下来的节奏,很快便想了起来,小手一拍,“对,风花雪月楼!”

金翎和楼凌风隔空对视眼,心中哀嚎。

这叛徒!

“……”

四下皆寂,欧阳千泽,凌昊,云灵……一时间所有人都有些傻眼了。

“?”凌擎天更是老眼一瞪。

楼君炎的眼角的肌肉在轻抖着,面上的浅笑缓缓加深了几分,却是糅杂冷意,而凌无双几乎是瞬间面色便黑成了锅底,胸膛很是明显起伏着,在那里极力忍着。

小兮似乎没发现大家的异样,兴致勃勃的继续道,“那里有好多好多吃的,最主要的是好多好多漂亮姨姨,她们全部都压在哥哥身上了耶,还么么他。”

“噗!”

欧阳千泽是当即一口茶水喷出来。

“咳咳。”

凌昊和天夜云等人捂脸别到一边去,忍着笑意都快憋岔气了都。

小姑娘红唇撅起,做出亲亲的姿态来,想到了楼凌风当时的满脸红印。

“哈哈哈哈!”

凌擎天拍着自己的大腿,在那里笑得老脸开花,他已经极力在忍了,但最后却还是没能憋住大笑出声来,有些幸灾乐祸。

凌风这才多大点儿啊?还把小兮儿都带了去!

“楼,凌,风!”

凌无双牙齿磨得咯吱响,矛头直指楼凌风,双手捏得噼啪炸响。

风花雪月楼,窑子?妓院!

“没”楼凌风笑得比哭还难看,做着垂死挣扎,对上自家老爹那让人头皮发麻的眼神,小家伙抬手唰地指向金翎的方向,“不是我,是他将我和小兮骗进去的。”

至少他是被诱拐进去的!

这一个个的,出卖的是个干脆。

“好像是的呀。”楼筱兮眨眨眼,模棱两可地添上句。

凌无双微微一怔,于是眸光唰地扫向金翎,只是那座位上哪里还有那道金色的人影?见势不对,早已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溜得无影无踪了。

旁边的案台之上,只剩一杯敞盖的茶水袅袅起香雾。

“翎叔叔呢?”楼小姑娘疑惑地瞪了瞪,随后呆呆地眨眨眼,似乎也意识到了气氛有些不对。

可是她也没说什么呀,也都是实话。

她是个诚实的好孩子,不能在父皇面前撒谎的。

“金翎!”

夜色之中,一道女音冷喝豁然冲天而起,瞬间侵袭整个落日城,惊得高空之中那道周围金芒飞扬的人影猛地一个趔趄,险些没直接掉下来。

月色无边,密林之中狼嚎遍野。

金翎后怕地拍着自己的胸脯,“哎呦,幸好幸好。”

幸好他溜得快啊,这个时候选择过来就是个错误,识时务者为俊杰,他还是先躲上一阵子再说吧!

殿厅之内,楼君炎冷峻的面容之上肌肉轻抖,被他大掌轻靠的椅子扶手缓缓绽开细缝,像在极力压制着什么,毫不怀疑,金翎若不是溜得快,这里势必得发生一场血腥的大屠杀啊。

“过来。”

好一会儿之后,楼君炎才冷声道出两个字。

“哧。”楼凌风瞬间翘辫子,身子一扑就缩入身后的外公怀中,哭丧着一副小俊脸,“父皇,这怎么能怪我呢,而且我也是受害者啊!”

过去?不是找死吗。

“好了好了。”凌昊搂着怀中小家伙,颇为不满地瞪向对面的墨袍男人,“你小子也适可而止啊,这几日是老爷子的寿辰,有什么的以后再说。”

“嗯。”

凌老爷子也在上面吱声,表明自己的态度。

平时看乐子归看乐子,但这关键时候,几个老人家们可就是一致对外,护两个小家伙得紧。

楼君炎薄唇紧抿,虽未再开口,但那面色明显是阴沉了许多。

“是啊是啊。”楼凌风瞧着心中都是一阵发毛,连连点头附和外公的话,“父皇你你别冲动,冲动是魔鬼!”

消消气啊,消消气。

凌无双真是被气乐了,“给老娘滚过来!”

还冲动是魔鬼?她是该让这小兔崽子见识一下什么比魔鬼更可怕!

云灵轻瞪了眼女子,有些不满地叨叨,“无双,凌风和兮儿都还小,还不懂事,你看看你,干嘛对他们总是呼三喝四的,有话不能好好说啊。”

还不懂事?这两个鬼精灵若是真皮起来,整个逐日之巅都能被搅得鸡飞狗跳!

呼三喝四?胖揍一顿有效期还至多三天,暴力都镇压不了,好多歹说能管用?

“娘”凌无双很是无奈地对上云灵轻责的眼神。

“就是。”凌老爷子眉毛一横。

天夜云也在轻笑劝阻,“无双,算了。”

欧阳千泽附和,“无双,我看凌风和小兮都已经知错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凌无双被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堵得一噎,顿时也就明了。

她就说,这两个小鬼竟会自觉地跑到落日城来等他们,敢情是打的这主意!

“娘亲……”兮可怜兮兮地望着凌无双,两小手一抱作揖做出告饶状,一边奶声奶气地道,“娘亲,小兮听话,听话的,再也不乱跑,再也不惹父皇和娘亲生气了。”

小家伙那巴巴的表情:求求你,饶了我吧。

“这话能管三天我就知足了。”凌无双头疼地柔柔眉心。

楼君炎都被自家闺女那傻样儿给逗笑了,健臂抱着往他宽阔的胸膛上靠了靠,殷红的薄唇在小丫头毛茸茸的脑袋上蜻蜓点水般一亲,哑声轻笑,“好了。”

话语醇厚迷人,轻轻拉长。

实在是难以想象,这个君临三界的冷酷男人,竟也会露出这种疑似于慈**的温柔表情来。

“小兮最喜欢父皇了!”

楼筱兮瞬间眉开眼笑,伸出两根指头来,在大家没注意的位置给哥哥比划个胜利的手势。

耶,搞定!

这见风使舵的,这会儿最喜欢的人果断变成了楼君炎,紫邪无奈耸肩哎一声,凌擎天眉毛竖了起来,凌昊脸色也不是很好看,迁怒般恶狠狠地瞪了眼楼君炎。

楼凌风顿时傻眼,就这么简单?

这么多年来,小家伙还是没能习惯,接受不了,虽然卖萌可耻,但不得不说这招小兮这笨蛋却是屡试不爽,天道不公啊!

“重女轻男。”

楼凌风默默地往外公怀中靠了靠,他受伤了。

“哈哈,没事,外公在这。”凌昊拍了拍外孙的肩,却是忍不住偷笑,嘴角乐呵呵地扬起。

楼君炎面无表情地睨了眼对面的儿子,冷声道,“你的帐,过几天再算。”

“啊?”楼凌风傻傻地一愣。

说好的算了呢?难不成还没将他包括在内!

“啊”

楼凌风意识到自己又被特殊对待之后,仰天长长哀嚎一声,碰地倒在凌昊的腿上,脑袋瓜还哀怨地撞了撞。

他不回去了,就死磕在这儿。

“哈哈哈哈。”

周围传出哄笑之声,这下大家都被逗乐了。

聂如歌不知道什么时候默默地起了身去,背影落寞孤单。

在她提步跨出侧门的时候,欧阳千泽才注意到,不由得疑惑怔了怔,面上笑意微敛,略作思量之后便之后起身跟了去。

凌无双侧眼,这也才注意到欧阳千泽跟过去的那道女子身影,不由得微眯了眯眼。

颔首微点,若有所思。

这殿厅之内除了熟识的亲人朋友之外,还有一些逐日之巅和其他铸剑城,甚至于流云宗的几位来客,气氛热闹欢快,聂如歌的确是不容易引起注意,就连她离开也都几乎没人发现。

苍穹之中,星辰滚珠。

月夜似锦,墨色如歌。

“聂姑娘。”

聂如歌正盯着一处失神之时,背后忽然想起欧阳千泽的声音来,惊得她立刻回头去,面上郁色快速收敛好,浮出明媚笑意来,是才回过头去,“欧阳城主,你怎么出来了。”

欧阳千泽缓步迈来,眼神带着淡淡的探究,“聂姑娘怎么出来了,是否有招待不周之处?”

“没。”聂如歌连忙挥手,“我就是想出来转转,透透风而已。”

其实,她就是感觉自己似乎融入不了那些人之中去,待在屋内心中莫名滞闷。

天后娘娘的确如欧阳千泽之前所说,看得出来是个性格随和爽朗之人,没什么高高在上的架子。

可在他们谈笑之时,自己还是不敢插口。

聂如歌有史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卑,那是一中由心底透出的浓浓无力感,不仅仅是对那屋内其乐融融的气氛,还是对眼前的这个人。

她是不是真的无法融入他的生活之中去?有些事情是不是真的不能勉强。

“哈哈哈哈。”

阁楼殿厅之内,接连传出嘻声笑语,映着周围阑珊灯火,繁花碧叶,仿佛一曲盛世欢歌,与这无边的月色交相汇融。

而欧阳千泽听得聂如歌的话后,点了点头,墨发随着夜风起舞轻扬,“你若是觉得无聊的话,我吩咐人带你随处转转,若是累了,我让人安排休息的地方?”

“不用了。”

聂如歌笑了笑,面容之上看不出任何不妥,呵呵道,“欧阳城主你回去吧,不用管我的,我就在这里站一会儿,这天儿似乎是有点热。”

她只是想让眼前的人陪着,但是她不能开口,她不能再因为眼前之人的谦和有礼,就真的予取予求,那和胡搅蛮缠有什么区别?

“那好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

欧阳千泽温而一笑,朝她微点了下头之后便折身返回。

“哎。”聂如歌望着男子胜雪的飘渺背影,不由地长叹一口气,垂头踢了踢脚边那块嵌在草地里,半截露出在外的石头,心中失落不已,随后又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,“啊!”

她只是随口说说的,可他还真就这样走了。

哎,算了吧。

欧阳千泽也不是不懂,对于聂如歌的心思亦能感觉一二,可在不失礼节之下他只能做到如此,且已经是极致。

聂如歌需要的陪伴,他给不起。

“不过凌风这礼物可是老头子我收到最好的!”凌老爷子开怀大笑不断传出飘远,几十号人围在一起谈天说地,其乐融融一片。

欧阳千泽回到阁楼殿厅内,刚一坐下便觉察到身边之人炙热的眼神,不由得有些好笑地勾了勾唇,“怎了。”

凌无双收回眼神,摊手耸肩。

欧阳千泽坐了好一会儿,这茶水都喝完了一杯,却发现身边座位上的人眼神一直没挪开,搁好茶杯,轻叹声望向她,“胡乱想什么呢。”

“咳。”

凌无双握拳掩饰性地轻咳声,这才默默地别过眼去,只是笑得意味深长。

欧阳千泽笑意阑珊,墨瞳仿佛染着漫天星辰的轻芒微敛,无奈摇头。

“哎呦喂,这可是给本公子赶了!”

众人谈笑风生之间,姬云扬一惊一乍的嗷嗷声从大门边传来,随着他身后而来的人,还有云卿尘和战修,几人正好都在西岭大漠的神机楼,便也就一同前来。

“呀,战叔叔!”

楼筱兮最先瞅见那道魁梧高大的身影。

“小兮儿,你这就不对了,本公子如此风流倜傥,你没瞧见吗,这家伙现在满脸胡子,你竟然都能认出来。”姬云扬张口就是一桶飞醋吃下去,且叽里呱啦地就没完没了,“小兮儿,快快过这边来……”

凌无双挥手打断某人的滔滔不绝,“姬云扬,咱能别这么聒噪吗?到更年期的又不是你!”

“更年期?”姬云扬一愣。

“什么更年期,你这小兔崽子!”凌擎天震天的咆哮声当即传来。

“哈哈哈哈。”

随着姬云扬一行人的到来,殿厅内的气氛越加欢快。

月华舞斜,竹影婆娑。

这次凌擎天的七十寿辰,在老头子自己的坚持之下并没宴请各部大肆操办,亦未向外透露出消息,只是亲人朋友在此齐聚一堂,可却比任何的欢庆场面都让人更为动容。

时隔这么多年,众人是真的难得这般惬意相聚时间,是以到三日后都未曾离开散去。

这日清晨,天刚蒙蒙亮,周围的石灯之中晶石发出阵阵微光。

“哥哥,这么早你干什么呀。”小兮被楼凌风从被窝中强行逮了出来,东倒西歪地跟着哥哥屁股后面,还在眯眼儿眯眼儿地打瞌睡。

楼凌风眼观八方,耳听六路,瞧瞧周围并没什么动静之后,才扯了扯妹妹,煞有其事地龇牙,“你说干什么,不赶紧跑,留在这里等虐啊。”

“啊?”楼筱兮不明白了,“你自己跑就是了,小兮想睡觉。”

父皇要揍的人又不是她,是哥哥耶,她跑什么?

“那你想不想回去?”楼凌风开始唬小妹妹。

楼筱兮当即摇头,晃得像拨浪鼓似地,“不想啊。”

她当然不想啦,众山之巅有什么好玩儿的,无聊死了。

“这就对了。”楼凌风沉下脸来。

小家伙接着劝导妹妹,“你想想,父皇和娘亲那天心情好,才没揍我们的,这隔不久他们就要回去了,我们若不先躲着的话,肯定会被带回去的,太爷爷万一拦不住怎么办,不如等父皇和娘亲走了,我们再回落日城就是了。”

这想来想去,他还是觉得暂时躲躲的好,而且父皇现在在这里,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给单独撞见了。

还有,挨打挨骂他都得拖着这笨蛋,这叫有难同享!

“好像是耶。”

楼小姑娘傻乎乎地点头,觉得哥哥说的有道理。

“走走,那我们快走吧!趁大家都还没起床,得赶紧的。”楼凌风瞄了眼左右,没看见任何人影之后,便拽着妹妹的手就往外溜去。

其实,去投靠金翎那家伙也是个蛮不错的想法,不正好也是难兄难弟么?他们联手在外闯荡个几年,绝对的打遍天下无敌手啊!

等自己练上一练,能啪啪将父皇打趴下的时候再回来,到时候就不怕了!

“凌风。”

小家伙正想着在那里偷乐,前方忽来一道男人的低哑轻唤。

楼凌风猛地抬头,见前方几米开外,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墨袍男人,头皮一麻直接就跳了起来,魂儿而都给吓飞了去,“父,父皇,哈,好巧哈。”

小家伙扯着嘴角,表情是欲哭无泪。

楼君炎负手而立,幽深的眸光轻落在儿子身上,“这是准备去哪儿?”

“呵呵。”

楼凌风干笑,脚下微不可查地后退。

周围除了一个只会火上浇油的笨蛋之外,根本没有任何的援手,小家伙快速分析了一下周围的形式之后,眸光一沉,扭头把腿就跑!

“外公,太姥爷,救命啊!”

小家伙像是冲出去火箭筒一样,撒丫子狂奔。

“要出人命了!”

扯着嗓子,小家伙使劲儿嗷嗷。

楼君炎负手站在原地,殷红的薄唇缓缓轻勾出一抹渗人的弧度。

小姑娘眼珠子咕噜了下,敌不动我不动,而且不关她的事,自己是被哥哥硬拽走滴。

“啊啊啊,救命啊!”

楼凌风那鬼哭狼嚎的声音还在继续,在蒙蒙亮的清晨炸响,绕梁盘旋,飘远……闹得周围殿宇的灯火接连亮起,整个城主府鸡飞狗跳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今天,天下无双终结!

今天,天下无双收藏破三万!

今天,天下无双的订阅依旧列玄幻前榜!

各位一路陪伴的书友,这是你们给无双的成绩!

千言万语,道不过一声真诚感谢!

无双终结,新文伊始,你们还在吗?

处雨新文:《天才小魔妃》

在那片荒古大地,在那一片无边的矿野山河,不一样的玄幻修真世界,杀伐征途,同样的精彩纷呈!你们可还愿陪伴?

若你不离,我必不弃,写一卷江山如画赠君还!

处雨新坑恭候诸位书友!

ps:开文第一天,会有抢楼赠潇湘币活动,具体活动细节已在处雨新浪微博发布,感兴趣的可以关注。(..)

...

【小说推荐吧提供纯净无弹窗小说阅读环境 】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